• 你的位置:正规股票配资网 > 炒股配资策略 >

  • 北京红会回应有关捐赠的质疑
    发布日期:2024-04-25 07:57    点击次数:161

    日前,北京市红十字会(以下简称“北京红会”)公布防汛救灾捐赠收支情况:截至8月6日,北京市红十字系统共接收社会捐赠款物8729.06万元,其中资金5137.01万元,物资价值3592.05万元;已支出捐赠款物1592.46万元,其中资金1238万元,物资价值354.46万元;另有2000万元资金和3000万元物资纳入全市统筹执行中。

    然而,其官网公布的两则社会捐赠物资使用明细引发热议,公众的质疑集中在四点:一是为何一个慰问活动食宿费高达2.7万元;二是企业所捐物资为何又发给该企业所在地;三是企业所捐物资的价格是否偏高;四是采购物资的价格是否合理。

    8月9日,北京红会就以上问题接受了《中国慈善家》的独家专访。

    慰问发4000元,

    食宿费花2.7万元?

    北京红会公布的2023年6月份拨付款明细显示,2023年6月,“博爱在京城,健康基层行”活动入户慰问救助款4000元,而该活动住宿及餐费高达27452.8元,活动桌牌及横幅制作费也高达880元。

    据《北京日报》报道,市红会5月就启动了2023年“博爱在京城 健康基层行”调研服务活动,活动期间市红会组织医疗志愿服务队到远郊村镇、城市社区开展义诊巡诊和健康咨询等服务活动。

    而据北京市怀柔区政府官网6月19日发布的信息,市、区红十字会联合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三医院到渤海镇六渡河村、北沟村、辛营村开展以“博爱在京城,健康基层行”为主题的义诊活动。7月,上述活动再次启动,前往平谷区,但这次活动的食宿支出目前尚未公布。

    引发热议后,北京红会修改了对上述费用的表述,比如“活动住宿及餐费”改为较为笼统的“活动费用”,“桌牌及横幅制作费”改为“活动标识及横幅制作费”。

    8月9日,北京红会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慈善家》,“博爱在京城 健康基层行”调研服务活动的住宿及餐费之所以高,是因为分批去了很多医生、志愿者。这次活动的目的不是为了给困难户送4000元,而是给村民进行健康筛查、免费义诊。

    “2.7万元的活动及住宿餐费并不是发生在一次活动中,而是三次活动。参与活动的医护人员、志愿者、后勤保障有三十多人,为十多个村子的村民进行义诊和健康筛查。”市红会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慈善家》,“我们的住宿都是严格按照标准执行,每个房间每晚的价格在200元左右。”

    关于880元的活动标识及横幅制作费,这位负责人解释说,“因为这个活动是一个长期的项目,所以做了好几套桌牌和横幅,平均下来一个横幅是100多元。”

    采购物资的价格是否高于市场价?

    北京红会“款物使用信息”显示,2023年7月,北京市红十字会采购了雨靴、分体雨衣等,同一天采购的物资,价格略有差异,每双(套)的价格从73.5元至74.5元不等。记者通过网购平台搜索发现,同一类型商品的价格普遍在30元左右。有网友提出质疑:“采购数量都是上千件起步,不应该是按批发价算吗?理应低于市场价格。”

    北京红会官网信息还显示,2022年12月26日,该机构花费近74万元采购了485顶帐篷,单帐篷的单价为1330元,棉帐篷单价为2250元。2021年3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分配给北京市红十字会一批棉帐篷,单价从1760元至1900元不等。

    记者在网购平台上看到,大部分帐篷在300元左右,不过也有的帐篷价格是上千元。

    关于物资采购,北京红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都是采购部门根据援助需求,按照流程去办理。

    “按照市红会的内部规定,价格50万元以上的采购物资,都要走公开招标流程,竞标企业对价格、质量等方面加以说明,然后由国家专家库中的专家进行评标,最终确定采购相关事项。”这位负责人说。

    7月28日,北京市红十字会组织医务人员到魏善庄镇开展“博爱在京城 健康基层行动”义诊活动。

    企业捐物是否“左手倒右手”?

    同样备受质疑的还有一家和北京红会联系紧密的企业。

    北京红会官网上的捐赠信息显示,北京五木服装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五木服装)于7月27日发生4笔物资捐赠,分别为西裤、套装西服、短袖T恤、短袖衬衫,总价值约156万元。其中,短袖T恤的单价为162.97元,共捐赠1027件,这批物资的接收单位均为内蒙古乌兰察布红十字会。

    今年5月,五木服装给北京红会捐赠总价值为146万余元的羽绒服、皮衣、休闲外衣,用于救灾救助,皮衣单价1409.73元,羽绒服单价880元。在更早的2021年8月,五木服装也给北京红会捐赠了价值数百万元的衣物。

    这样一家爱心企业,理应受人尊重,却引来不少质疑。

    公众质疑的内容,除了认为衣物的价格偏贵以外,还对另外一个问题产生疑问:五木服装今年5月份的那笔捐赠物资,接受单位为通州区张家湾镇陆辛庄村和北大化村,而北大化村正是五木服装公司的注册地,陆辛庄村则是该公司法人代表季连旭名下另一家林业公司的注册地。这批物资的“捐赠日期”和“发出日期”都发生在2023年5月22日,也就是说当天捐,当天就被人接收。

    北京红会相关负责人解释说,五木服装公司发生过几次捐赠,5月22日发放给相关村里的物资并不是当天捐赠的那笔。“红会接收完物资要先入库,工作人员清点,看数量,品质有没有问题,这需要时间,不可能当天收到的物资当天发放。”

    对于捐赠物资最后发放给企业所在地的问题,北京红会回应说,“企业捐赠可以定向捐赠,捐赠者指定将所捐物资用到什么地方,这个也是捐赠人的权力。那批物资的接收人是那个村的老百姓,不是捐赠方五木服装公司,这也属于正常。”

    另外,2021年3月15日,北京市红会公布的常务理事会成员名单中的“季连旭”与上述公司法人代表同名也引发民众猜测。

    《中国慈善家》从北京红会获得证实,该会常务理事会成员名单中的季连旭与五木服装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同一人。相关负责人表示,常务理事是选出来的,包括社会各界人士,他们只是参与一些决策,包括开会时进行表决,不在红十字会拿工资或其他报酬。

    自产物资捐赠如何定价?

    国家为了鼓励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参与公益慈善事业,相关政策规定,企业公益性捐赠支出可以享受税前扣除或抵扣税款,包括捐款、捐物、捐资助学等,在客观上也减轻了企业的税收负担。

    根据《企业所得税法》和《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的规定,企业公益性捐赠支出可以在计算企业所得税时予以扣除,但扣除金额不得超过当年利润总额的12%,且允许三年结转。

    不过,现行《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对企业公益性捐赠支出的抵扣税款提出一定的限制条件,比如捐赠对象必须是经国务院民政部门认定的公益性组织或者单位,且捐赠用途必须符合国家有关规定,必须真实合法,没有任何形式的回报或者利益等。

    物资捐赠也是社会各界参与公益捐赠的一种方式,一般分有三种形式,一是捐赠人为了捐赠而自主采购物资;二是捐赠人将自产物资用于捐赠;三是捐赠人作为经销商将其批发或零售的物资用于捐赠。

    五木服装的捐赠属于第二种,公众质疑其捐赠衣物的价格偏高,尤其是单价162.97元的短袖T恤。

    针对五木服装捐赠物资的价格偏贵做的质疑,北京红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五木服装做的是中高端产品,而且都有同类商品的出库单和销售记录,不存在虚标价格。”

    自产物资在捐赠时对其价格如何确定?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何国科告诉《中国慈善家》,相关法律对此有明确规定,要按公允价值计量所捐物资的价值,并不是捐赠者随口开价。

    中国现行《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关于规范基金会行为的若干规定(试行)》等规定中均提到,按捐赠物资的“公允价值”作为入账标准。如果捐赠方提供了有关凭据(如发票、报关单、有关协议等)的,应当按照凭据上标明的金额,作为入账价值。如果凭据上标明的金额与受赠资产公允价值相差较大的,受赠资产应当以其公允价值作为其实际成本。

    “如果是采购的物资,采购的过程中一定有采购发票及付款痕迹,根据发票入账价值,价格也不能明显高于市场价格。捐赠人作为生产厂家将自已的产品进行捐赠时,公允价值就是其生产的同类商品出厂价,并以出厂凭据作为依据。”何国科说。

    作者:温如军

    北京红会五木服装公司物资季连旭五木发布于:北京市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Powered by 正规股票配资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